*尊敬的客户,网站现已开通订阅通讯栏目,欢迎订阅瑞丰商讯及瑞丰刊物!订阅通讯 | 网络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夹
香港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香港新闻 >

高官透露2015年须出台55项改革措施:定市场规则

中新社北京12月21日电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最明显表征之一即是经济增速换档。中国多位财经高官21日在北京释放信号,中国下一步改革重在完善市场和竞争机制,建设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完善市场竞争机制,统一全国市场。

2014-2015中国经济年会当日在北京召开,该会聚焦“新常态下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改革、开放、创新”。近期闭幕的首次明确提出,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增速正在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发展的动力正在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增长点。现在恰恰是因为青黄不接,传统点在减速,新点还没有形成,所以速度下降”,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说。

应对新常态,中国政府正在不遗余力地全面深化改革,重要目标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简政放权是本届政府的工作重点。

“从总体布局看,还是存在政府体太胖、手太长、闲不住”,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彭森称,长期以来,中国实行的还是“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

据介绍,按照中央关于从2014-2020年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336条改革措施,2015年要完成55项。“这些改革内在的逻辑是什么?”彭森强调,工作的着力点要从2014年政府支撑改革的“开场戏”,转到市场体系、市场秩序、市场竞争机制的建立和完善上来,以建立和完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作为新一轮改革的“重头戏”。

“明年中国面临的国内外环境更加错综复杂”,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朱之鑫透露,2015年国家发改委将着力深化具有支撑性作用的重大改革,优先推出一批激活力强、动力效用明显的改革措施,首要的即是加强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建设。

朱之鑫称,发改委将清理和废除妨碍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全面清理非行政许可审批和前置审批,逐步向权利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迈进,建立纵横联动的协管机制,强化事中和事后的监管。

与此同时,发改委将大力深化投资体制改革,加快实施以并联审批和网上核准为主要特点的新型项目核准模式;加快价格改革,最大限度缩小政府定价的范围,最大力度改革定价机制的规则,最大程度实现公开透明;建立健全规范高效的财政金融体制,完善金融市场的准入制度,继续推进国有企业改革。

“今后要打破地区封锁和利益藩篱,统一全国市场,形成统一、透明、有序、规范的市场环境,全面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杨伟民坦言,过去在不正当的政绩观、唯的指挥棒下,地方政府竞争主要是比政策、比优惠,导致了国家政策的碎片化和市场的分割化,损害了资源配置效率,带来全社会成本高企。

(责任编辑:DF010)

李克强力推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 软硬兼备筑发展坦途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日离开泰国首都曼谷,结束此次欧亚行。观察人士指,李克强访泰之行从“软硬件”两方面推动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继续深化,将进一步提升该区域的整体合作水平。

12月20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泰国曼谷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五次领导人会议,与会的有来自涉及流域内的老挝、越南、缅甸、泰国、柬埔寨五国领导人。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始于1992年,此次会议将继续就互联互通等方面进行评估和探讨。中新社记者刘震摄

中新社北京12月21日电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日离开泰国首都曼谷,结束此次欧亚行。观察人士指,李克强访泰之行从“软硬件”两方面推动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继续深化,将进一步提升该区域的整体合作水平。


访泰期间,李克强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第五次会议,并推动中泰两国签署多份友好合作协议,访问成果丰硕。

大湄公河次区域是连接中国和东南亚、南亚地区的陆路桥梁,地理位置重要。该区域内的柬埔寨、越南、老挝、缅甸、泰国等中南半岛五国,在李克强看来系“中国在东盟近邻中的近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部副主任苏晓晖指出,中国与大湄公河次区域框架内五国都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同周边国家开展合作,编织更加紧密的共同利益网络,把双方利益融合提升到更高水平,正体现了中国“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

流通是市场发展的基础,而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经济发展仍不平衡,部分国家基础设施“硬件”落后,造成彼此交通不畅。李克强访泰期间与泰国总理巴育共同见证《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两国将携手在泰国建设长达约800公里的首条标准铁路。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此举有望在不远的将来让陈旧低效的泰国铁路由“囧途”变为“坦途”。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所教授周永生对中新社记者表示,作为中国高铁对外输出的重要突破,中泰铁路合作将成为中国装备制造业在东南亚国家“走出去”的“样板”,对该区域发展产生积极影响。“此举有望使中国与东南亚高铁的连接在未来实现,这将推动大湄公河次区域,甚至整个东南亚地区的整体经济发展。”他说。

“随着交通基础设施不断改善,近年来打造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走廊的步伐不断提速,这条经济走廊也与中国正在推进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密切相关。”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雷著宁认为,大湄公河次区域的互联互通亦将成为中国积极推动的“”构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基础设施等“硬件”逐步到位,但要实现大湄公河次区域的融合畅通,还得“软硬兼备”。李克强就构建深化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新框架所提出的五点建议中强调,要提高地区发展的开放联动水平,加强自身发展与次区域规划的对接,保持与东盟共同体、“10+1”、“10+3”等地区合作机制的沟通协调。

周永生对此颇为认同,在他看来,互联互通并非仅仅是道路的联通,更涉及技术标准、政策法规等是否接轨,人员交流、沟通是否便利等,“双方要通过相互磋商与协作形成‘软件’的配合与保障,这样才能更好地促进整个区域的合作与经济整合。”

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同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其他成员贸易额为1534.1亿美元,这一数字比近十年前翻了两番有余,显示出区域合作的良好势头和广阔前景。本次曼谷会议与会各国领导人亦表示,六国同属亚洲文化,有着共同的发展需求,进一步加强合作符合各国共同利益。

周永生对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的未来十分看好,他表示,李克强总理此访的成果有望助推区域内各方在现有自贸区基础上进一步提升自由贸易水平、降低关税、推进各项政策制度接轨,并互相给予更大程度的投资便利,从而促进区域整体融合,使中国和东盟地区在区域一体化之路上走得更快更远。

(责任编辑:DF010)

油价下周或迎十连跌 消费税再次上调可能性不大

成品油价跌跌不休的大戏,尚未落幕。近期,国内多家成品油机构已经开始预测,油价可能迎来十连跌。

价跌跌不休的大戏,尚未落幕。近期,国内多家成品油机构已经开始预测,可能迎来十连跌。

昨日,楚天金报记者采访了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张斌,他表示,上周,因美国原油库存意外下降等因素,国际油价曾小幅反弹,但受全球石油供应过剩及美元汇率强势的影响,油价全周下跌2.2%。这使国内油价“十连跌很有可能实现”。

同一机构的分析师胡慧春分析,下周调价窗口开启时,再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的可能性不大。不过也有成品油机构预测,目前,国内油价虽有下滑的趋势,但是鉴于近期两次调价,国家对于成品油消费的宏观调控,下一轮调价不排除有干预的可能。

————————————

“煤制油行业的盈利取决于很多因素,基本上70美元是一个重要的平衡点。”神华宁煤一位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国内部分煤制油项目的盈亏平衡点甚至更高,比价接近每桶原油价格80美元左右。

截至12月17日收盘,价格报收56美元/桶。2014年下半年以来,原油价格的持续向下俯冲,不断刷新着近五年来的最低点。与此同时,国内作为原油战略补充的煤制油项目集体面临严峻考验。

雪上加霜的是,国内最近连续两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让煤制油企业的税费压力进一步加大。

专注于煤化工的研究机构亚化咨询向本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已经投产的煤制油产能约为150万吨,2015年还有100万吨的投产。这些已投产和即将投产的煤制油项目,正因为油价暴跌以及税费上调的双重压力,深陷“寒冬”。

盈利空间遭挤压

“现在的油价,对整个行业而言是比较困难的。”上述神华宁煤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的煤制油项目中,神华的煤制油成本相对低一些,国际油价维持在60美元的水平即能够保持盈利。

2014年9月,兖矿榆林100万吨/年煤间接制油示范项目正式试车投产。此前,兖矿集团副总经理孙启文对外称,原油期货价格在80美元,公司的煤制油项目即有望盈利。

今年下半年以来,原油期货价格不断下跌,也不停刷新着煤制油企业的心理预期:从最高的102美元/桶下跌到现在的56美元/桶,跌幅高达45%。

“国际油价跌了这么多,更让企业叫苦不迭的是国家两次提高消费税,这给煤制油项目带来双重打击。”亚化咨询一位煤化工研究员告诉记者,12月12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提高成品油消费税的通知》,将汽油、石脑油、溶剂油和润滑油的消费税单位税额由1.12元/升提高到1.4元/升。而就在此前的11月29日,溶剂油消费税刚刚从之前的1元/升加征到1.12元/升。

该研究员表示,和去年同期相比,煤制油企业承担的消费税的上调幅度已经达到了40%,其中93号汽油每吨消费税成本由1380元上升到1932元;柴油成本由每吨950元上升到1310元。

亚化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以一个产能100万吨/年的煤制油项目为例,在满负荷生产运营的情况下,实施了最新消费税标准之后,生产柴油每年仅消费税的税务成本就超过13亿元。如果目标产品是汽油,消费税更是高达19.3亿元。所以,煤制油企业负担明显加重。

本报记者此前走访了位于内蒙古、宁夏、陕西等地的多家煤化工企业,多家企业的负责人也都提出企业面临“税负过重”问题。包括神华煤制油分公司党委副书记乔宝林、晋煤集团煤化工事业部副总经理、潞安集团董事长李晋平在内的多名行业人士,都曾呼吁国家在煤对消费税、增值税等税收进行减免。

然而,突然连续两次提高成品油消费税,让煤制油项目税负压力陡增。

亚化咨询上述研究员称,因为煤制油项目需要一系列气化、净化、费托合成等特殊的工艺和流程,决定了煤制油项目制造成本比石油基柴油和石脑油相对高一些,建议在2015年,有关部门应当考虑煤制油产业的特殊性,实行差别化燃油税政策。

项目“停不下来”

虽然煤制油行业危机重重,不过本报记者也从神华宁煤集团、伊泰、兖矿多家企业了解到,现在这些企业正在进行的煤制油项目仍然正常运行,并未出现减产、停产等情况。

“因为实际上煤制油项目主要是巨额的前期投入,可变成本基本都保持不变,所以企业不会因为油价下跌调整生产策略。”神华煤制油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如果停产或检修,公司将承担更高的折旧成本和财务成本,所以停产对公司的利润影响更为明显。

更值得关注的是,煤化工项目都在多家有着巨额贷款,一旦停产,偿还贷款利息压力也随之袭来。

亚化咨询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已经投产的煤制油产能约为150万吨,2015年还有100万吨的投产。另外,还有神华、伊泰、兖矿、潞安等企业的十多个项目处于建设、推进中。

根据国家发改委2014年5月的数据,到2017年,中国煤制油产量达到1000万吨。

“煤制油是将煤炭这种低附加产品转化石油化工产品,这是一种高效利用,实际上也符合中国经济转型的需要。”多家机构的研究员告诉记者。

“未来煤化工的发展前景依然值得看好。”中国煤炭科学研究总院北京煤化工研究院一位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出了同样看法。不过他也认为,煤化工的发展仍取决于煤炭、水资源、环境容量等硬性条件,后期的发展预计仍需谨慎。

2014年7月,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的通知》,文件提出,禁止建设年产20亿立方米及以下规模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和年产100万吨及以下规模的煤制油项目,超过上述产能的项目要报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核准。

据了解,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正在研究制定《关于有序推进煤制油示范项目建设的指导意见》和《关于稳步推进煤制天然气产业化示范的指导意见》,上述文件也有望很快公布。

本报近期将对国内几大主要煤制油项目进行持续关注。(中国经营报)


(责任编辑:DF064)

 
瑞丰德永集团香港总部全景展示

◎ 业务热线
大陆区域:400-880-8098
香港、台湾区域:(852)2537 7025
海外国家:(852)2537 7886

◎ 投诉热线
大陆区域:400-880-4098
香港、台湾区域:(852)3115 9555
海外国家:(852)3115 9555

关注瑞丰德永官方微信、微博,及时了解更多资讯与优惠!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来自网络,仅供参考,如有不当、侵犯隐私等,请联系纠正、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 版权所有:瑞丰德永国际集团——专业提供马绍尔公司注册,注册马绍尔公司等服务的权威机构。